登录站点

邮箱|卡号|比赛用名

密码

北海道

已有 84 次阅读    2018-07-09 09:35

北海道

 

去日本北海道旅游,南达涵馆,东北至知床半岛,转了大半个北海道。途经札幌、洞爷、登别、涵馆、富良野、美瑛、旭川、摩周,游览了洞爷湖、大沼公园、登别地狱谷、层云峡、硫磺山和知床五湖等。

洞爷湖湖水清澈,湖四周群山绵延,是北海道著名的温泉胜地。我们下榻的酒店,顶层就可以泡温泉,晚上泡汤时还可以欣赏到湖中拖拽船燃放的烟火,五颜六色,把天空都染红了。酒店的停车场停满了像小甲虫一样的“布丁车”,感觉日本人并非讲究排场,而是以经济适用为主。涵馆靠海,由于四面环海的自然条件,使其成为水产美食的天堂。漫步在夕阳下的海滩,不时可以碰见出海归来的渔船,满载着沉甸甸的收获,以及船老大哼唱的“拉网小调”。许多渔船的船舱,不多会儿功夫就被张罗成颇具特色的排挡,船老大以现捕现杀的水产为原料,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海鲜,加工成五彩斑斓的刺身拼盘,让人看了垂涎欲滴。我忍不住“生猛”的诱惑,也要了一份,看那张牙舞爪的“虾兵蟹将”,被收拾的服服贴贴,真的看花了眼。于是呷几口清酒,蘸着辛辣的特制调料,迫不及待地把海鲜刺身往嘴里送,伴着姜、蒜、芥末等复合味觉的刺激,满口都是“嘎嘣嘎嘣”的脆响,还有活动着的章鱼触角在舌尖作“垂死挣扎”,那种奇妙的感觉,真是棒极了!涵馆的夜景也很美,山腰和山顶设了几个观景平台,都是人头攒动,夜色中的涵馆,一片灯光璀璨,感觉有点儿像上海陆家嘴和外滩的夜景。

登别的温泉也很有名,晚上突发奇想去闯“地狱谷”,这名字听起来头皮就一阵发紧。地狱谷山形奇特,泛着白色,有几处喷口蒸腾出的白烟飘向天空,还不时发出像流水一样的声响,夜晚听起来格外清晰。原本想走一圈回来,可路不太好走,有的路段没有路灯,只好中途放弃。导游告诉我,地狱谷是火山爆发后,由熔岩形成的一个畸形诡异的谷地,灰白和褐色的岩层,加之许多地热自地下喷出,形成了这种奇特的地貌。回来后泡大招汤温泉,温泉不时喷出白雾,热腾腾的,置身其中飘飘欲仙。

富良野与美瑛之间是广袤的丘陵地带,农牧业发达,当地农民将大地做画板,以农作物做色彩,镌刻出一幅美丽迷人的画卷。我们去时正是薰衣草花开的季节,漫山遍野紫蓝色小花开得妖艳。薰衣草有很高的药用价值,能够美容、降脂、抗菌、镇静催眠,干燥过的花蕾还可以泡茶。薰衣草还象征爱情,其花语是“等待爱情”,就像电视剧《薰衣草》所演绎的那样,意味着一种含蓄的示爱,很受日本年轻人的喜爱。

在东京、大阪,随处可见卖牛肉盖浇饭的店铺,热气腾腾,价廉味美。据说,那是“明治维新”时代的经典快餐,一直流行至今。而来到北海道,撑市面的却是大马哈鱼子盖浇饭。起先我怕鱼子有腥味,但导游告知,这大马哈鱼子经过酱油、料酒浸泡,绝无腥味。动箸一尝,的确如此,黄澄澄的鱼子盖在米饭上,状若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煞是好看,而且颗颗圆润饱满,咬在嘴里极富弹性,口感就像喝奇异果饮料那般,妙不可言。当地人称,没吃过大马哈鱼子酱盖浇饭,就等于没来过北海道,其言善哉!严格说,只有鲟鱼卵才称得上鱼子酱,最著名的是黑海鲟鱼鱼子酱,如今鲟鱼的数量很少了,取而代之的是鲑鱼鱼子酱,金黄色的,口感也不错,更重要的是价格便宜了许多。

回到北京正逢全民“拼吃”大闸蟹的季节,便很自然想到北海道的高脚蟹。北海道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新鲜的海蟹,诸如毛蟹、鳕场蟹、石蟹、花唤蟹之类,烹调手法各不相同,但最有意思的还是高脚蟹,这种高脚蟹其貌不扬,可味道和吃法却很独特。此蟹不用油炒,也不靠水煮,而是置于铁板上慢慢焙烤,待那蟹身渐呈金黄色,便可剥开蟹壳,蘸着佐料细嚼慢咽。席间店主人还送来一叠薄薄的面饼,我突发奇想,剔出蟹黄蟹肉,用面饼裹起了焙烤,果然鲜香无比,邻座纷纷效仿,美其名曰“日式蟹粉烧卖”。还有一种“帝王蟹”,个头很大,老板娘特地秤给我们看,一只蟹2.1公斤,人民币要五六百元,惊得我直吐舌头。想想也值得,仅那八只蟹脚,就可以喝顿酒了。

 

分享 收藏|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3 个评论)

  • 北京站 2018-07-10 10:16
    ザ レイクビュー TOYA 乃の風リゾート?
  • 舒乐 2018-07-11 10:18
    到处旅游,也不打球了。
  • 小熊戎 2018-07-13 20:17
    舒乐: 到处旅游,也不打球了。>
    周末在双井地下室打打,动动笔是为了防老年痴呆。有机会和杨老师切磋。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