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邮箱|卡号|比赛用名

密码

梁友能:徒弟都比我有名

已有 44 次阅读    2019-09-22 11:06

转自北京孟大夫

梁友能

国际乒联贡献奖获得者,中国乒乓的功勋教练,他在国家队执教近30年,经历了12届世乒赛。为了乒乓,他放弃同济大学学业,从上海到山西省队;23岁时响应号召,从运动员变成教练,张燮林、施之皓都是他的弟子;他首创多球训练方法,热心乒乓器材的研究,被称为长胶打法的祖师爷

如果你以高分考进上海同济大学铁道建筑系,会不会在大二那年,因为酷爱乒乓球,放弃大好前程,应召前往山西,成为一名乒乓球运动员?如果你赢过北京的庄则栋、上海的李富荣,在1958年就夺得过全国(六城邀请赛)的男单冠军,1959年还战胜过当时的世界冠军、捷克斯洛伐克队的斯蒂佩克,刚想要去世界大赛大展身手,是否愿意早早地在23岁转做教练,甘当幕后英雄?

有一个人,就是这样捧着一颗热爱乒乓球的真心,从1959~1987年, 从男一队教练员到女队教练,从见证第26届北京世乒赛中国男团夺冠,到全力培养出张燮林、陆元盛、施之皓、陈新华、林慧卿、郑敏之等世界冠军,徒弟都比我成绩好,比我有名83岁的梁友能说自己没有遗憾,能为中国乒乓球做过一些事,很满足。

无师便自通

1936年出生的梁友能,小时候住在上海的六合路,家里七个兄弟姐妹,排行老四。我家里条件不好,开始打球已经读中学了,而且完全是野路子,那块乒乓板基本上就是木头板,连胶皮都没有。尽管如此,却挡不住他对乒乓球的热爱,颇具天赋的他无师自通,以一手颇有威力的直拍削球在1954年上海学生比赛中列徐寅生之后获亚军,那时候进了上海市学联队,还当了队长

很快,他以五门499分的优异成绩考入同济大学。但梁友能太爱乒乓球了,二年级时竟舍弃了铁道建筑系的学业,告别了当时的女友,进入国内继京、粤之后成立的第三支省级队——山西队。一方面可以减轻家庭负担,有工资的;另一方面是因为上海那年还没有专业队,我实在想打球。为了打球,他还把户口迁去了山西,这在当时,在大多数上海人看来,都有些不可思议。但梁友能几乎是毫不犹豫的,他只是记得,经过一年训练,我技术进步明显,在高手云集的全国六城乒乓球邀请赛上以全胜的战绩,夺得了冠军。也是在这一年,1958年底,梁友能被调入国家队。

转行当教练

又一年过去,正当梁友能摩拳擦掌,准备要到世界大赛上大显身手时,为备战第26届世乒赛的“108名单里,梁友能的身份却变成了教练。23岁就当教练了,让我辅助傅其芳管理男一队训练,是有点年轻。梁友能坦言,国家体委之所以做出这样一个决定,一来是当时他的打法有些落后,二来当时国家队里我是唯一的大学生,文笔好,脑子活,后来国家队的大多数小结、总结报告都是我执笔的

服从组织安排,梁友能兢兢业业地钻研起训练业务。196144~14日,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,中国男子乒乓球队一路过关斩将,最终在决赛中以5:3战胜了称霸乒坛已久的日本男子乒乓球队,首次将中国队的名字刻在了斯韦思林杯上。赛后,教练和队员们捧着奖杯拍了一张合影,当年这张照片刊登在《人民日报》头版上,今天这张照片悬挂在国家体育总局乒羽运动管理中心的二楼走廊。采访结束时,梁友能路过58年前的旧照,给我们一一指认:最左边这个就是我,这是王传耀、容国团,捧着奖杯的是傅其芳,再右边是庄则栋、李富荣、徐寅生、姜永宁。照片里,他们笑得灿烂、自豪、幸福。

雪藏张燮林

梁友能最知名的嫡传弟子非张燮林莫属。球迷们说,梁友能是削球和长胶的祖师爷,他呵呵地笑了,告诉记者,张燮林能够取得好成绩,除了刻苦训练外,使用红双喜6号长胶,的确是制胜法宝。张燮林用长胶打球,其实有点偶然,当时他在上海队,原来用的胶皮没有了,就去红双喜仓库翻找,结果发现了许多没人要的6号胶皮。”6号胶皮颗粒长,足有1.5cm,打起来球性怪,不好控制,但张燮林发现他的出球让对方更加难受,那如果掌握得好,威胁就很大啊。于是,张燮林就用上了这1.5cm的长胶,在第26届世乒赛小试牛刀,而后傅其芳和梁友能就把张燮林雪藏了,要作为秘密武器,到第27届世乒赛时用来破掉日本队的弧圈球。果不其然,两年后张燮林用出奇不意的削球打得日本选手一败涂地,魔术师的美名蜚声世界。你知道吗,我当时包里还一直放着一块普通球板,如果有外国记者要看,就(把普通板)给他们看。脑子灵的张燮林,原来有一个脑子更活的教练。

1963年底,梁友能改任女队教练,主管林慧卿、郑敏之、仇宝琴等削球选手,还首创了多球训练法。在1965年第28届世乒赛上,郑敏之和林慧卿领衔的中国女队以3:0击败日本,第一次捧起考比伦杯。任教超过30年,梁友能经历了十多届世乒赛,几乎是中国乒乓球队任教时间最长的教练员,培养出无数世界冠军。

    梁友能特别爱钻研战略战术,《现代乒乓球技术的研究》一书中的战术篇便是梁友能写的,被国外广泛翻印;他还特别热心于乒乓球器材的革新,不仅在队里见证着红双喜的一次次技术突破和升级,我还专门跑回上海,到红双喜球拍厂蹲点,跟厂里的技术员一起研究、研发。梁友能说,自己曾经分管器材,从1961年第26届世乒赛起,便亲历了红双喜球台、球、球板、胶皮、套胶的发展,红双喜和中国乒乓球队可以说是相互成就,没有国家队队员们的一次次实战试验、调整,红双喜也很难一步步成长,到现在具备了领先世界的科研和创新能力。
分享 收藏|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2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