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邮箱|卡号|比赛用名

密码

群组休闲茶座

  • 分享

    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总导演陈凯歌,根本不懂我的祖国

    我是远程 已有 203 次阅读   2019-10-11 20:01

    国庆期间,我自觉自愿地去电影院,为贺庆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贡献了票房。

    这是一部由陈凯歌领衔的七位导演的联合巨制,陈凯歌先生除了担任总导演之外,还亲手操刀了一个涵盖扶贫和航天两大题材的章节——《白昼流星》。

    我去看电影的时候,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傍晚;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,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。当时我在想:你说,这漫天遍野的水,是不是从陈凯歌导演脑子里流出来的?

    这七位导演应该怎么评价呢?我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全真派的著名阵法《天罡北斗阵》,这七位导演本来应该浑然一体相辅相成的,但是万一其中一位功力太差,就会导致阵法出现极大的破绽,威力大打折扣。

    毫不忌讳地说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里,总导演陈凯歌就是最弱的那一位,电影里的大多数破绽,差不多都是从他操刀的《白昼流星》里出来的。

    我是一个靠写字为生的人,我对导演这个行当不懂,不知道怎么布置灯光,不知道怎么调度场景,不知道怎么指导演员,不知道怎么使用镜头,所以我只知道看故事。

    我姑且承认,从视觉艺术的角度来说,陈凯歌导演的水平已经登峰造极了,把儿子拍得极帅,把大漠拍得极美,把感情拍得极真,把画面拍得极炫。

    但是,真的把故事讲得极烂。

    原因就在于,他根本不懂祖国。

    陈凯歌不懂祖国的司法制度。

    电影里两个从少管所出来的少年,留着长长的头发,穿着破烂的长袍。这种长度的头发,不留个一两年恐怕办不到吧?但凡是陈凯歌抽一分钟在网上搜一下少管所的照片,就能知道这种发型是多么的不来源于生活、所以低于生活。

    陈凯歌不懂祖国的扶贫制度。

    在他心里,扶贫就是四个字“介绍工作”,所以一直在强调怎么给俩孩子介绍工作,但是他们根本不领情。那么,扶贫工作里面的职业培训呢?创业扶助呢?帮包单位呢?一对一责任人呢?啥都不管,就安排一个已经退休的扶贫办主任来办这事儿,这是啪啪打在职干部的脸啊同志们。

    陈凯歌不懂祖国的人事制度。

    电影里面的老李是一个老旗长,旗是内蒙古自治区的县级单位,也就是说,老李曾经是一个正处级的领导。一个正处级的旗长以正科级的旗扶贫办主任的职务退休,兄弟我斗胆问一句:老李是犯了什么大错误,被降级处理了吗?

    陈凯歌不懂祖国的退休制度。

    还有一种可能,李旗长退休之前担任的是市扶贫办主任,算是平级调动。但是非常神奇的是,2016年了,一个正处级退休的干部,竟然拿不出5000块钱治病,还需要周围的乡亲父老凑钱。只有一种可能了,当地的财政出了问题、导致退休工资发放不及时。

    陈凯歌不懂祖国的刑侦制度。

    电影里,两个少年因为偷了5000块钱在自家附近被警察擒获,警察并没有按照规定用手铐铐住两个嫌疑人、送到派出所讯问,而是先送到报案人家里,然后用绳子五花大绑捆在椅子上。这哪里是2016年,这分明是1602年的方式吧。

    陈凯歌不懂祖国的保密制度。

    神州十一号飞船返回舱着陆,这么一个举国关注的大事,竟然会允许两个刑满释放、并且有再犯嫌疑的、政审绝不可能过关的普通牧民进入到那么深入的现场。大家想象一下,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央视的记者都得在警戒线外呆着,这两个人居然能冲进去帮忙抬轮椅,可能这就是陈凯歌为了让儿子露脸流露出来的浓浓父爱吧。

    陈凯歌不懂牧民的基本生活。

    电影里有一个很美的场景,李旗长带着两个孩子,骑着骏马在大漠上追逐神州十一号返回舱,三匹骏马扬起的尘埃勾画出一副无比美妙的画面。但是我心里有个纳闷,老李家里有三匹骏马,陈凯歌你知道这三匹马值多少钱吗?有这三匹马还要去找人凑5000块钱,这跟当年在深圳坐拥几套房子还要募捐给女儿治病的人有什么区别,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守财奴啊。

    说了这么多,很显然陈凯歌导演已经脱离祖国的具体生活太多时间了,既不懂政策,也不懂生活。

    不懂不怕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只是短板,但是不懂你要问,你要学,你又不问又不学,就这么费力不讨好地按照自己脑海里的想当然弄一个电影出来,那是多么的让人伤感。

    一个建议,不一定对,陈凯歌先生今后就不要拍这种底层生活了,反正你也不熟悉,拍出来处处是硬伤。要不你拍拍海外留学生的生活吧,这应该是你最熟悉的领域了。

    最后说一句:当导演我不行,我不上,但是我偏要说。

    收藏| 举报| 回复 
涂鸦板
插入图片
  插入   删除
+增加图片 只支持 .jpg、.gif、.png为结尾的URL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