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邮箱|卡号|比赛用名

密码

王楚钦说的是刘国梁,因为他心里的疑问,只有刘国梁一个人能答复

已有 306 次阅读    2019-07-31 11:19

明月虽已西沉,看起来却更圆了。

一轮圆月,仿佛就挂在武清体育馆的飞檐下,人却已在飞檐。

人很多,却没有人声。

就连解说员、主持人、教练员,都已闭上了嘴,因为他们也同样能感受到那种逼人的压力。

忽然间,声龙吟,气冲霄。

王楚钦“剑”已出鞘。

“剑”在月光下看来,仿佛也是苍白的。

苍白的月,苍白的球,苍白的脸。

王楚钦凝视着红双喜金彩虹球桌,道:“请!”

他没有去看侯英超,连一眼都没有看,既没有去看侯英超手里的板,也没有去看侯英超的板上的颗粒是长是短。

这是高手相争的大忌。

高手相争,正如大军决战,要知已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

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,颗粒胶皮的品牌、型号、长短、粗细、颜色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,一点都不能错过。

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。

王楚钦身经百战,怎么会不明白这道理。

这种错误,本来是他绝不会犯的。

侯英超目光锐利如剑锋,不但看到了他的手,他的脸,仿佛还看到了他的心。

王楚钦又说了一遍:“请!”

侯英超忽然道:“现在不能”

王楚钦道:“不能?”

侯英超道:“不能出手”

王楚钦道:“为什么?”

侯英超道:“因为你的心还没有静”

王楚钦默然无语。

侯英超道:“一个人心若是乱的,场上必乱,一个人球路若是乱的,必输无疑”

王楚钦冷笑道:“难道你认为我不打就已败了?”

侯英超道:“现在你若是败了,非球之罪,但堕了北京队的威名。”

王楚钦道:“所以你现在不愿开球?”

侯英超没有否认。

王楚钦道:“因为你不愿乘人之危,因为当年你也在北京队苦练过?”

侯英超也承认。

王楚钦道:“可是这一战已势在必行,开球网上已经人声鼎沸”

侯英超道:“我可以等。”

王楚钦道:“等到我的心静?”

侯英超点点头道:“我相信我用不了等多久的。”

王楚钦霍然抬起头盯着他,眼睛里仿佛露出一抹感激之色,却又很快被他手里的武器照散了。

对你的敌手感激,也是种致命的错误。

王楚钦道:“我也不会让你等多久的,在你等的时候,我能不能找一个人谈谈话?”

侯英超道:“说话可以让你心静?”

王楚钦道:“只有跟一个人谈话,才可以使我心静。”

侯英超道:“这个人是谁?”

这句话他本不必问的。

王楚钦说的当然是刘国梁,因为他心里的疑问,只有刘国梁一个人能答复。

分享 收藏|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3 个评论)

  • backhand 2019-08-01 01:03
    侯英超两次全国冠军的意义是不同的,19年前是他成为专业球员的基石,而今天的冠军,是他让金牌、专业乒乓变成快乐、群众乒乓的开始,更牛[ThumbsUp]
  • 张友刚 2019-08-01 09:58
  • 豹子王 2019-08-03 16:34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