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邮箱|卡号|比赛用名

密码

群组休闲茶座

  • 分享

    张勇国:乱世为将军,盛世为教头

    开测啦 已有 243 次阅读   2017-03-02 21:21


    7月的云贵高原,阳光温和明亮,站在昆明陆军讲武堂的操练场,顿时感觉杀气腾腾。当年的热血青年在这里习文练武,诞生了一大批杰出的军事家、革命家。正因为如此,曾是学员、后是开国元帅的朱德,称云南陆军讲武堂是“革命熔炉”。

    杨中乒乓队,摄影小鱼儿


         站在重庆杨家坪中学的体育馆,同样感受到了搏杀之气。标准的比赛赛场,二十张球台一字排开,气势浩荡,几十个孩子一起训练,到处是银球翻飞、厮杀呐喊的沸腾场面。“沙场秋点兵,吹角到连营”,这就是重庆乒坛的一支铁军的训练场。

         杨家坪中学的这支中学生乒乓球队,多年来在重庆各大赛事摘金夺银,5 年内包揽了100 多块奖牌,开创了省市级地方专业乒乓球队建在一所中学的先河,并使杨中成为全国唯一一所同时拥有两支甲级联赛球队的中学。

         这支铁军的背后,有一位总教头——张勇国,他的名声在重庆乒坛如雷贯耳。然而,张勇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真的像他带领的乒乓铁军一样威武严厉、雷厉风行么?

    坚守家园

    张勇国在训练中


         张勇国六十开外,有着体育人的精神和健硕的体格,他目光如炬,笑脸迎人,交谈中充满着活力和感染力。现在他已经退休,被杨家坪中学返聘,仍坚持长期浸泡在训练场。进场馆时,他指点着一位清洁工人,小到物品的摆放整洁,大到场馆标语的布置,他都安排得有条不紊。

        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训练场,也是张勇国的精神家园,他虽然生活在一个不再有武林的年代,但他仍保持着武林教头的定力、专注和大将之风。

       定力,是最基本的学武之道。就像武术的扎马步一样,挥拍,也是乒乓球的基础,以每分钟60 次挥拍来计算,一个小时3600 次,一天6 小时21600 次,一年按300 天计算就是648 万次,这是杨中的学员一年应保持的训练量。对自己喜欢的事保持耐心和定力,是张勇国对学生的要求,也是他对自己的要求。

        学生家长这样评价他:“老张这个人,这么多年行走江湖,靠的是自己的真本事。他本来有很多赚钱的机会,但他对自己有个规矩,从来不带成年人,所有的专注力都放在学生身上。”30 年来,张勇国拒绝了外在的很多诱惑,一心坚守着青少年训练这块大本营。说起这份执着信念来源,还得从他的青年时代开始:

        作为“50后”,张勇国和我们父辈的命运一样,在历史的车轮里身不由己。读初中的时候就遇到了上山下乡,于是他被迫带着一副乒乓球拍和一箱书籍到綦江当知青。张勇国下乡所在的地方离县城还有几十里山路。几年的务农生活,让张勇国对农民的艰难有了切身体会。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,岁月仿佛停滞,他站在云雾重重的田野上,感受着青春的流逝,体会着苦闷和绝望。那时,坚持读书和打球,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精神需求。“何以解忧,唯有乒乓”。

       农闲的时候,他一边读书,一边打乒乓球。没有球台,就用门板充当;没有球友,就走几十里路,到别的地区找知青交流。张勇国想,处境优劣、地位升降,都由不得自己,他只追求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,不去考虑不由自己支配的事情,也就落得心安理得。

        当年宁静、艰苦的岁月,给予他土地一样深厚的定力。环境恶劣,在现实中看不到前途,反而让他形成一种内在的自信——处劣境而不退步,得辉煌而不受金钱的诱惑。在甘守寂寞中,他默默地自学着功课,思考人生的意义。他一直认为,一个人内在的精神成就,远远超过社会性(金钱、地位)的成功。

    刀背藏身

    和孩子们在一起

        幸运的是,时光并没有停滞,它在寂寞中悄然前行。1978 年,中国恢复高考,作为一名知青考生,他走出綦江,来到了西安体育学院,刻苦学习文化知识,摸索体育训练之道。

         俗话说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作为文化的一种,中华武学也是因地域风情的滋养而百花齐放。虽然,乒乓球与武术有不同,但有着千年历史沉淀的西安人,对于体育训练的理念师承北方武学,北方理念是——刀法是防御技,刀背运用重于刀刃,因为人在刀背之后。同北方武学理念一脉相承,张勇国认为比技术更重要的是,学生人格品质的培养,这是张勇国最重要的执教理念。

        大学毕业后,从山西体校到陕西省队,从重庆铁路中学到杨家坪中学,执教32 年,他创造了无数的神话:他带出了无数省级冠军、全国青少年冠军,他的学生因体育特长考入北大、清华、北邮、西安交大等一流名校;2007 年,他开创了重庆市专业队落户一所中学的先河;2011 年,在冲击乒乓球甲级联赛的比赛中,他带领的重庆杨家坪中学男子代表队冲甲成功。他们的队伍是整个西部联赛中唯一的一支全学生阵容;2015 年,他带领的两支女队,一支由乙A 冲上甲D,一支由乙B 冲上乙A;2016年,杨家坪中学乒乓球队包揽了重庆青少年乒乓球联赛13 个项目中11 块金牌……

        南征北战的赛场上,每每都是白刃相交。张勇国说,在青少年顶级乒乓球的比赛上,因为训练时间相同,第1 名和第30 名的技术其实都是差不多的。比赛是残酷的,不停地淘汰,巅峰对决的时候,那种紧张激烈的场面几乎让人窒息,有的家长手上杯子不停地摇晃,到了不敢看比赛的地步。这时候,比赛胜负往往拼的是运动员的意志力、拼搏精神和勇气。赛场上,张勇国时刻教导学生一定要有相信靠实力和能力取胜的信念,要以“决不放弃,拼到最后”的意志认真对待每一场比赛。

    冠军队


       多年来张家军所向披靡,这把“利刃”的背后,是脚到、手到、人到、心到。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张勇国的训练严格是整个重庆都出了名的。他的训练场上严禁带手机,有个学员偷偷带去玩,被他知道后,直接在场上摔掉手机。从此,即便是视手机为性命的孩子,也不敢再在训练场上玩手机。

         像张勇国这样的严师,按理来说,应当是学生们眼中的“魔鬼教练”,但实际上,张勇国在孩子们心中更有着慈父的一面。在他的心里,他希望学生们不仅在训练场上悟道,更希望他们在书本中悟道。张勇国特别在意孩子们的文化课成绩,竭力保证他们的学习不拉下。每次大考之后,他都要把孩子们找来,一个一个地过问。有一年,有一个学员的文化课只考了19 分,因为害怕其责骂而谎称考了40 多分。张勇国一想,平时成绩比这娃好的都只考了30多分,为什么你就考了40 多分?张勇国认真询问,终于了解到了真相,他拿起板子,打得这个学员眼泪汪汪。打完板子后,张勇国又接着给他慢慢讲道理——成绩差没关系,但不要撒谎,比球技和成绩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诚实的品德。这份严厉中的爱,让这个学生多年之后回忆起来都很感激。

    走向大舞台


           竞技是刀锋在前,训练是刀背在后,一前一后、一正一反的转化中,老张如重剑无锋,深藏功与名。

    成才之道 体教结合

        对于当前的教育,张勇国也有他的困惑。对应试教育,他有颇多抱怨:缺乏体育精神的滋养和体能训练,青春期的孩子们,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坐在教室,很多都戴着高度近视眼镜,一副文弱的样子。将来何以安邦,何以治国?

        但体育生也是在夹缝中生存。“这些孩子,每天训练到晚9 点以后,还要花两三个小时回去做作业,重复冗余的作业太多了,他们常常回家做着做着,就趴着睡着了。”——边是体育训练不能落下,另外一边是文化课繁重庞杂。张勇国对他们也有说不出的心疼。

        训练与学业的双重压力也表现在赛场下。杨中的学生敢拼敢打,堪称铁军,但在比赛的间隙,他们立刻还原成原本属于孩子的一面:都十三四岁的孩子了,还成群结队放风一般,扑向儿童游乐场,一起玩三四岁的娃娃爱玩的游戏——捞小鱼。他们是斗士,也是孩子,一有机会,就拼命补足被压缩的童年。

        “减少学业负担,优化课程设置,进行体教结合”,一直是张勇国希望进行的教学改革。如何进行更深入的“体教结合”,需要平等的对话权、更丰厚的土壤、更广大的共识,也需要实实在在在教学管理中,进行体育教育与文化教育的深度对接。但是,即便他在乒坛是叱咤风云的总教头,但在学校里的身份,也仅仅是一个体育老师,他说的话难以得到回响,对此,张勇国也颇多无奈。

         更让他焦虑的是,他已经年过六十,体育事业如何继承?现在的年轻教练,还能像老一辈那样无私地奉献下去吗?面对市场化的冲击,乒乓球人才培养如何求新求变呢?

        张勇国认为,重庆虽然地处西南,但不乏广泛的群众基础、优秀的教练和学员。在体制和意识上,不要拘于地域之困,因循守旧,故步自封,只有吐旧纳新,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时代。


    那些花朵们


    一代宗师

       谈起自己的学生,张勇国如数家珍,如今的他已是桃李满天下:重大博士毕业的段盼在重庆电力公司当设计师,陈光建在重庆市设计院工作,清华大学毕业的吴靖肩负着国家大型攻坚项目;刘絮菲在中科大读博,谭靖雯在北邮上学,张夏露是个乒乓天才,石忆钟的钢琴弹得特别棒……

        一个人,带出一群人,一群人,又传递给更多的人。

         张勇国手把手相传技艺,将无数学生带到大学的门槛。学生们不但继承了他的乒乓技艺,更传承了一种更可贵的竞技精神——专注、团结、礼让、奉献,让他们在更大的人生舞台,沉淀下来走得更远。

         木心在《文学回忆录》中有一段叙述,谈到了民间的高贵和可爱。一个普通的手艺人,可能没有很高文化,但他有他的高贵和尊严。这种民间的高贵,也就是一种社会结构。虽然当前社会各阶层在经济上不平等,但是在审美倾向上却基本一致,就算身份上有高低贵贱,但是在对技艺的认可上,标准却是差不多的。

         维系这种民间社会结构的方法,木心归结为宗师制。他认为,在艺术和技术行业,靠服众,让大家在道德和专业水准上服气,不靠暴力、集权和垄断得到人们的认可,这才是宗师。这样的好处是——宗师们总是维系着一个时代艺术、技能的高端标准。

         对于乒乓球技艺的传播,对于体育人人格精神的塑造,从教32 年来,张勇国一直是暗自着急,不辍努力着。一句话形容他比较合适,就是:心如膏火,独夜自煎;思等流波,终朝不息。

         乱世为将军,盛世为教头,张勇国,当推为重庆乒乓江湖的一代宗师!

    [本话题由 开测啦 于 2017-03-02 21:22:26 编辑]
    收藏| 举报| 回复 
涂鸦板
插入图片
  插入   删除
+增加图片 只支持 .jpg、.gif、.png为结尾的URL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