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邮箱|卡号|比赛用名

密码

戈兰高地

已有 37 次阅读    2018-05-16 07:09

戈兰高地

 

离开提比利亚市,沿着加利利湖一直向北,可以看到远处一片高耸连绵的山脉,那就是戈兰高地,从湖面到山顶,近2000米的落差,像一堵墙横亘在加利利湖的东面。沿途一片荒芜,稀稀落落的村舍,也多是没有人烟,更没有农田,看到的只是铁丝网、壕沟、营房、军车、大炮、装甲车,路边竖着的牌子告诉我们,已经进入到了军事控制区。高地有两座凸起的山头,导游说我们只能登上右边那个叫本塔尔的小山,现在为联合国军队控制区,由丹麦军队一个营驻守。下车后,有几辆标有“UN”字样的军车停在那里,有戴头盔的士兵站岗,我看到他悠闲地嚼着口香糖,全然没有中国士兵的威武。营区外有几辆报废的坦克,其中一辆还是“功勋坦克”,伤痕累累,大家争相爬上去照相,打着“V”字形手势。1973年的中东战争,以色列几近崩溃,在埃及、叙利亚的夹击下,危如累卵。但仅仅一周后,以军第七装甲旅,不足百辆坦克,却成功地挡住了叙利亚一个机械化步兵师和一个装甲师的进攻,那是一场惨烈的坦克大战,坦克数量是7:1,火炮数量是10:1。在总共五次的中东战争中,这是阿拉伯人最接近胜利的一次。

循着小路上山,山上居然还有一个小木屋(咖啡屋),桌上放着咖啡壶和几只杯子,几把木椅,这些是为哨兵准备的。瞭望台有两个士兵在执勤,其中一个挎着望远镜,表情严肃。另一个很友善,和我们打着招呼,得知我们来自中国后,笑着答应我们可以一同照,还把他恋人的照片拿出来给我们看,告诉我们恋人是哥本哈根大学的学生,准备毕业后就结婚。他在戈兰高地要坚守一年,已经七个月了,在这个荒芜、炎热、危险的地方呆上一年,对人的意志力是个考验,我对他一下肃然起敬。临别,我们祝福他平安,早日结婚,他腼腆地笑了。站在山顶望去,有一条很深的沟壑,导游说,它叫“眼泪谷”,被铁丝网隔开,是叙利亚和以色列的分界线。我们站着的脚下,也曾是叙利亚的领土,我们可以在庞大的掩体,钢筋混凝土的交通壕和炮塔间往来穿梭,体验一把战争的残酷。如今的叙利亚内战不断,早已今非昔比,以色列获得了暂时的安宁。在这里,随处可见用废旧枪炮做的艺术品,有小矮人开着除草机,有叫不出名的怪兽,有搭弓射箭的猎人,更多的则是卧姿、跪姿、站姿射击的士兵。我们还看到了一对拍婚纱照的年轻人,原来他们的爷爷正是在1967年的中东战争中,牺牲在戈兰高地。对于50年前那场战争,我记忆犹新,以色列先发制人,六天之内(以色列人称之“六日战争”)就打败了埃及、叙利亚、约旦联军,占领了西奈半岛、戈兰高地、约旦河西岸共6.5万平方公里土地,数十万阿拉伯人逃离家园,沦为难民。近些年为了和平,以色列逐步归还了部分领土,先后从西奈半岛、加沙和约旦河西岸撤军。如今,只剩下冻撒路耶冷和戈兰高地还在以色列手中。不愿归还东耶路撒冷,与其宗教渊源有关,而不归还戈兰高地,则处于战略考虑。

    戈兰高地是一个狭长地带,面积1800平方公里,三分之二位于叙利亚西南部,约旦河谷东岸,南面是加利利湖,距大马士革仅有60公里,是一道天然屏障,战略地位显著。加上以色列国土的一半是沙漠,严重缺水,而戈兰高地水资源相当丰富,有加利利湖等大小十余个湖泊,这就是以色列不肯放弃戈兰高地的原因。以色列总理拉宾曾提出退出戈兰高地,以换取中东和平,他说过:戈兰高地是叙利亚领土,我们是在叙利亚国土上定居的。遗憾此话说出不久,他就被极右分子刺杀了。目前,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宣布国界的国家,有的只是停火线。虽然阿拉伯国家和联合国,并未认可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占领,但在这个用拳头说话的年代,强权可以拥有一切。如今,以色列在戈兰高地建立了一些基布兹农庄,依靠先进的农业技术,建有大片的葡萄园和蔬菜大棚。我们还参观了当地的一个葡萄酒厂,戈兰高地充沛的阳光,孕育出优质的葡萄。酒厂就像一个花园,车间里只有一二个工人,全部都是自动化流水线作业,从灌瓶、填木塞、贴商标、装箱,都是一次性完成。码放整齐的酒桶有四五层楼高,我们还在品酒屋品了酒,妻子还买了两瓶,据说这里的葡萄酒有很好的开胃、降血脂作用。

 

分享 收藏| 举报